落繁星

这里猫猫(〜 ̄▽ ̄)〜颜控猫
国内墙头众多,本命二哥
国外抖森一美唐尼华生李四叔
暗搓搓滴萌锤基EC盾铁与华福麦雷

自公没后,不见其比

依稀忧:

“我能相信你吗?”
“能。”

1沧海
“诸葛在时,亦不觉异。自公没后,不见其比。”李元芳听到此处,心蓦地疼了一下。
是啊,自久视元年大人离开之后,也再难寻觅能与他比肩之人了。
或许之后的日子里武皇还会为他指派新的去处,或许还会有一位老者喜穿银青袍服,或许他还会成为别人口中时常唤起的“元芳”,可他清楚地知道,有一些事情,再不会有了。
再不会有人愿拼尽性命也要护他周全,再不会有人会揶揄地问他街边二人为何吵架,再不会有人与他分那半碗阳春面,再不会有人在绛帐驿馆,等着他的出现。恐怕也再不会有人将他看得重于一切,又甘愿用十年光阴去守护。
我遇到的每个人都很像你,却都不是你。
曾经沧海,已是除却巫山非云也。

2相伴
风吹拂着高悬的旗幡,旗上的“绛帐”二字已经褪色,李元芳望向身旁熟悉的银青色身影,唇角微扬。
他从未如此安心过。
“大人,卑职与您初遇时,便是在这里。”不知何时,银青,已成为辉映在他眸中最绚丽的色彩。那一袭银青袍服的老者,始终是他愿用生命去守护的人啊。
银青是他想起大人时,脑海里浮现出的色彩。
那年执剑纵马,并肩对狼烟;亦曾封疆万里,掀惊涛一片;一度卸甲归田,垂钓浔阳边;此生共赴患难,素衣剑影寒。
其实,能与他相伴,去哪里都好。李元芳的眼神静谧如水。
哪怕天涯,哪怕海角。

3沉沦
狄仁杰对李元芳,终究是有愧怍的。他虽然救了他一命,但终究毁了那个年轻人的平安闲逸。
狄仁杰带他进入那些重重迷雾,让他不知不觉许下一生的咒,在绛帐匆匆一句承诺在某种时候就定了一辈子。
若没有自己,他当是有他自己的日子吧,至少,不会再身犯险境,不会因他而身负重伤。可他却还是一如既往的陪在他身边,从未改变。
他是他的劫,醒来意味着丢弃,沉睡则是沉沦。而他,而我们,甘之若饴。

4天下
“狄梁公心忧天下,而今国难当头,他的卫队长竟要做逃兵吗?”面前的将军声色俱厉。
“李唐有大厦倾颓之势,安是我一介武夫可左右的?圣上误信谗言,如今的结果他早该料到。”李元芳神色平静。
“你,你这是弃天下于不顾!狄梁公若是知晓,你定......”将军还欲再说下去,却发觉李元芳的眉眼愈加凌厉。
“你在挑衅吗?用不用我带你去白马寺,让你亲自问问大人此事该当如何处置!”彼时狄梁公已去世多年,将军自是吓得噤了声,却未发觉李元芳的眼中已有水汽氤氲。
李唐,是大人的希望,他没忘记。
最终,他还是领兵前往,战溃敌军,凯旋而归。怎会弃天下于不顾?李元芳苦笑。
大人就是我的天下,何来舍弃?

5错过
不知道是谁错过了谁,他们的故事,我们总是永远也踏进不了的路人,无能为力。即使平淡如水,即使波谲云诡,即使荡气回肠,即使撕心裂肺,还是如那般一五一十地上演,虚幻而真实,残酷而美满。
狄公断案的故事还是会被说书人一次次地讲起,偶尔会有人提及,狄公曾有位卫队长,好像,是叫李元芳来着?众人都疑惑地摇头,说从未听闻过有此人。
此后,世间再无李元芳。
谁知道呢,也许,世间从无李元芳。

评论

热度(54)

  1. 日天王月依稀忧 转载了此文字
  2. 落繁星依稀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