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繁星

这里猫猫(〜 ̄▽ ̄)〜爬墙猫
国内墙头众多,本命二哥
国外抖森一美唐尼华生李四叔
补档DC中,最近再爬底特律冷圈
LOFTER记录着明晃晃的爬墙史

麦雷 | The Joy of Redemption(2)

——我是如此的擅长等待
——而我终有所获

时序五点:

The Pain of Loss


The Joy of Redemption 1 2






2.


是的没错,大眼瞪小眼,是Greg Lestrade的大眼,瞪着跟在Mycroft Holmes身后的Fiona Lestrade的小眼。


他恍惚地才想起来今天应该是Fiona从前妻家里回家的日子。这段日子忙昏了头,小混蛋一直蹦蹦跳跳全伦敦的捉迷藏,上蒙塔古街堵了几次都没有找到人,Greg察觉到不正常,但工作关系,他没办法时时刻刻盯着Sherlock。终于所有工作都告一段落,他却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捡到了一位因为“滥用药物”而晕厥的病人,而手机里唯一的联系方式是他。马不停蹄的感到医院,现在看到Fiona才察觉自己恐怕让女儿失望了。


“Fiona.”他蹲下来,让两人处于同一高度:“很抱歉爸爸忘记去接你了。”


“Uncle Sherlock生病了吗?”


“是的,小宝贝。”


“我不会责怪你的,爸爸,毕竟Uncle Sherlock比我更需要人照顾,他还不如我一个五岁的学龄前儿童呢。”


“我想是的。”Greg被女儿逗笑了,他把Fiona塞进自己怀里,有这么懂事的一个女儿真让人心酸。


他抱着女儿起身,不好意思地朝Mycroft点点头,Mycroft致以理解的眼神和微笑。


“谢谢你,Mr. Holmes。”


“Mycroft,Please.”


“……Mycroft.”在对方不容拒绝的眼神下,Greg迫于压力重复。这称呼好像把七年的时间都剪去了,啤酒西装的足球之夜好像就是昨天的宿醉。


“我恐怕我们还需要等待相当长一段时间,对孩子来说时间已经不早了,先送Fiona去休息的比较好。”Mycroft朝Greg臂弯里的小女孩友好示意,Fiona也毫不吝啬的回给他一个泛起梨涡的微笑。


Greg看着怀里放松安静下来的小女儿,对Mycroft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在Mycroft的带领下,他们进入到一间高级病房,将睡意朦胧的女儿放在床上,盖上被子,坐在床沿陪着她入睡。


Mycroft站在他们身后,在两人的空间里,降低存在感安居一隅,听着父亲低低温柔地哼鸣,暂时抛开繁重的工作和对弟弟的怒其不争,享受片刻的安详。


Mycroft贪婪地不着痕迹地用眼神一遍一遍地抚过那个微微有些佝偻的右手轻拍着女儿的男人,和巧克力色眼睛相同的金棕卷发变得灰白,法令纹加深了几十个微米,岁月在这个男人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魅力却有增无减,被取走的年轻美貌交换到的是成熟男人的温情。


人类的感情是这样蓬勃旺盛,七年的时光弹指一挥间,他似乎还沉浸在记忆宫殿里那个温暖的午后。


Mycroft紧紧握着伞柄,借助绅士教条来敲打自己不要失态。


他乘坐专机,从瑞士赶回伦敦,Anthea已经接到了孩子在机坪等候。他以Sherlock哥哥的身份最快的博取了Fiona的信任,他保持着友好的微笑,拿捏着好奇程度地询问幼儿园里的芒果布丁味道如何,尽力地掩饰自己快要把她解剖了的眼神——他只是想看一看在这个女孩的成长中Greg的存在。


离开那栋酒店式公寓,最初思念的强烈,让他不得不将非工作时间压缩再压缩,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工作之中,不留任何时间来想念,可爱人的面容总在梦中出现,最深的渴望化成无法避免的情欲,他又无奈又珍惜这些尴尬的早晨。他只期盼自己再快些,时间再慢些。


可对方的婚讯让他一败涂地,他能提供一千个Greg和那个自私自利的女人不配的理由,他设计了一百个版本抢婚的计划,准备了十份求婚礼辞,都败给了一张照片——那张偷拍的唯一的二人合照,一次又一次的提醒他,告诫他,威慑他,离Greg远些。


于是他开车到多赛克郡,在工业化落后的乡下找到了一座布满枯黄爬墙虎的落魄教堂,占用它一个下午的时间。


没有牧师,没有宾客,没有誓言。


他庄重的将戒指套进了自己的左手无名指。


他拒绝去考虑是否这个下午做下的决定过多,是否它们都是草率的不值得的,会让自己处境更危险的。


他任由风缭乱他前额的姜红色头发,摩挲着指环,夕阳留在墙角的影子一点一点扩张。


‘我是如此的擅长等待。’


床头的暖黄灯光,国王褪去冰冷的铠甲和尖锐的兵刃,洗去战场上的纤尘和血光,守护着他的王后和公主。


‘而我终有所获。’




T.B.C.





评论

热度(42)

  1. 落繁星时五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如此的擅长等待——而我终有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