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繁星

这里猫猫(〜 ̄▽ ̄)〜爬墙猫
国内墙头众多,本命二哥
国外抖森一美唐尼华生李四叔
补档DC中,最近再爬底特律冷圈
LOFTER记录着明晃晃的爬墙史

玫瑰之吻Kiss from a Rose(1)

tannins:

决定将这篇文也搬上来做个存档。


这个设定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设定,简言之就是青年梗。高中生ReeseX大学生Finch(我擅自缩小了他们的年龄差距,萌原剧或真人年龄差的小伙伴对不起)。他们曾经相遇,又经历离别,但是他们一定会在一起。




一些看文小tip: 此文大致分为3个时段,在每一章节之前都会进行标明。3个部分分别代表了两人生命中的三个不同时段。




如果你像我一样想要看蠢蠢的却会坚持自己的情感的青年们的恋爱,或者想看总是阴差阳错的虐心感情,或者某些(脑补出来的)隐藏在日常生活之下的隐忍情感。那么欢迎你点开这篇文。




那么,预祝食用愉快。




——————————————————


如果他们的相遇不是在四年前的桥下,而是在很久很久以前。




In front,behind or beside, I’m never leaving your side.




3-1、


Fusco探长一直觉得那个叫John Reese的神秘男人并非独来独往。但是他同时也想象不出这么一个阴暗冷酷的杀手身边会有一个怎样的同伴——大约是一个比他更冷静残忍的杀手?——或许还是个美艳的女人,微笑着就能将你身上的炸弹设成十小时后爆炸,然后把你丢出去拼死拼活的那种。


当然,大多数人对于这位号称“制服男”的都市传奇原型的印象并不如Fusco探长那么负面。甚至连纽约时报的八卦专栏还曾经连载过几天关于纽约的隐秘传闻,里面对“西装男”的故事赞不绝口。


确实,当Reese先生专注地看着你的时候,那双绿色的眼睛如同最纯净温润的玉石一般。一丝忧伤凝结在那绿色之中,化成透明的细线,不知不觉中就能牢牢索住你,让你的心跳都受到他的呼吸的影响。而当他开口问话的时候,孩子式的好奇在那温润的绿色眼眸中铺展开来,就这么直直地映到你的眼睛里、你的心里,让你不由自主地想把心敞开给他看。


但是Fusco——作为一个差点命丧在Reese手下的不太干净的警察,他见识过这个前特工的另一面——充分地见识过。


他还记得那次两人潜进毒枭Vargas的地盘却被不小心识破,在接受了一番热情的招待后,他们被捆住手脚破麻袋一般仍在老大的面前。毒枭手里把玩着一把泛着寒光的刀打量着他们,仿佛在估量从哪个部位下手比较合适。


Fusco有点儿后悔走之前没把遗嘱写好留在家里——他账户里还有点钱,总得把它留给儿子读书吧。他看向一边,发现Reese平静得如同这不过是一次普通的朋友拜访。


“我能问一些事情么?“Reese突然开口道,Fusco和毒贩都没料到他竟然还会开口,一时都愣住了。 


Vargas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慢慢蹲下来将刀贴在Reese脸上:“什么?”


“你还记得Mike吗?”Reese说。


Vargas停顿了一下,随即手上用力,紧贴着Reese脸颊的刀刃之下立刻冒出了血珠。“什么Mike?”他说,“这儿有很多Mike,你想找那个喜欢用针头扎人眼球的Mike,还是喜欢用枪爆头的Mike?”


“Mike Cahill,你之前的手下Mike.”Reese说,“被你识破是卧底警察而追杀的Mike.”


“噢,那个Mike.”Vargas装作恍然大悟一般,随即将手中的刀划向Reese的咽喉,“我没兴趣知道你是怎么知道Mike的事儿的。但是鉴于你这位同伴是纽约警局的条子,”他说着看了一眼Fusco,“我猜想你大概是个重哥们儿义气的蠢货,想要救你那个同事Mike?真不凑巧,他还没来。但是我相信你们很快就能团聚了。”Vargas说着咧嘴笑了,“你们比较想被沉在哪个码头?”


Reese看起来根本不在听毒枭的话,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另一个角落,Fusco看到那里有个脏兮兮的孩子模样的人一副磕嗨了的样子,不禁暗暗吃惊于纽约如今青少年风气已经如此败坏。


“你很确定Mike一定会来找你,尽管他只要在附近露面就必死无疑。”Reese的声音缓慢低沉,“因为你抓了她的女儿,我猜就是那边那位?”


Vargas瞟了一眼角落里缩成一团的少女,重新将目光落回Reese身上。“没错,”他说,“Mike那么讨厌毒品,甚至想要断我的财路抓我进监狱,我只好告诉他我得招待招待他的女儿作为回礼。”此时Vargas手中的刀已经指向Reese的咽喉,“放心,只是7%浓度的可卡因,她会支撑到她的父亲赶来看她爽翻了的样子的。”


Reese深深地看了那个孩子一眼,接着抬起头看向Vargas,随着他的动作,抵在咽喉处的刀尖挑破了皮肤,鲜血汨汨而下。


“如果你对一个孩子做了这种事,”Reese说,“那么我就假设你应该做好准备见识地狱了。”


“哈,你想杀了我?”Vargas大笑道,“这楼里有我三十多个小弟,你杀了我,你能活着离开么?”


“谁说要杀了你?”Reese依旧是那种低沉轻柔的声音,但是Fusco能听得出来那里面有什么东西不一样,而这个可怜的毒贩完全不知道。


“我只说了请你见识地狱。”Reese说完这句话,突然一跃而起,夺过毒贩手中的刀。


 


“杀了我。”二十分钟后,Vargas颤抖着说出这句话。


Reese细致地将绑住毒枭四肢的绳子打上死结,然后再次捡起地板上沾满鲜血的刀。Vargas看着Reese的动作明显打了个冷战,如同看到死神举起他的镰刀。


Reese看着他,嘴角微微向上勾起做出安慰的笑容:“别紧张,Vargas,我说过我不会杀了你。”他说着将刀尖抵住毒枭的胸膛,接着缓缓推进去。


“现在,这刀尖正好离你的心脏有一毫米的距离。”Reese说,“当然,如果你比较幸运的话,两毫米也是有可能的。如果我是你,我就会选择不尖叫也不移动,任何一点动作都会让这把卡在你的肋骨之间的刀移动,或许就会扎上你的心脏。”前特工说着站起身来,走到Fusco身边帮他将绳子割开。


“真感动你还记得我也在。”Fusco嘟囔着,“那一招——”他看了看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但却一动也不敢动的毒贩,“你很熟练嘛?”


Reese看了他一眼,Fusco没来由地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我做过一些训练。”Reese只是这样简单地回答,随即将角落里的女孩提起来放进Fusco怀里。“在我们离开这栋大楼前,保证她毫发无损。”Reese说。


Fusco连忙将已经没有意识的女孩紧紧扶住。“嘿!这么重要的活儿交给我?你才是那个要保护你们的号码的人吧?那你干啥?”


此时Reese拉开柜子,在满柜子的枪械当中挑了两把别在腰上,接着又拿起两支,这才转过身对Fusco说道:“我负责带你们离开这里。”


 


Fusco扶着女孩,跟在Reese后面走着。前特工完美地潜行在黑暗之中,干脆利落地打穿了所有挡在路上的倒霉鬼的膝盖。Fusco感觉一定是光线的原因,投影在墙壁上的Reese的背影看起来竟然跟死神一模一样——不,错了,不是死神,而是恶魔。他并不收取人的性命——尽管他可以毫不费力地做到这点——他只是散播恐惧。他的每一步都完美地踏在光与影的交界线上,借由光将浓重的杀意投射到每个人的心底,同时借由暗隐藏起自己的行迹。Fusco毫不怀疑,在今夜幸存下来的那些小喽啰们将永生难忘这个如同地狱里来的恶魔一般的男人。


再一次地,Fusco觉得,绝对不会有人能够跟John Reese并肩同行。


然后,在顺利地离开那栋大楼后,Fusco见到了“那个人”。


一开始,Fusco并没有注意到街对面昏暗的路灯下的那个小个子。在干掉最后一个守卫走出门口的一瞬间,Reese跄踉了一下,手中的枪掉在地上。Fusco一惊,连忙试图腾出一只手去扶,然而另一双手先他一步抓住了Reese的胳膊。


“Mr.Reese,你还好吗?”刚刚还在街对面的小个子此时紧紧挨着前特工站着,双手搀扶住Reese查看着他全身。Reese垂在大腿侧面的手被小个子拿开,随即那个小个子惊呼道:“你受伤了!”


“别担心,Finch,只是一点小伤。”Reese制止了对方想要弯下身去查看的动作,“被流弹擦伤而已,别被这点儿血欺骗了,真的没那么严重。”


Fusco听着这两句对话简直怀疑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他从没听过Reese用如此温柔的语调和任何人讲过话——真诚的、温柔的语调,而不是特工式的、为了套取情报而刻意训练出的语调。并且,在那个小个子接触到前特工的一瞬间,Reese周身尖刺一般的杀意一瞬间消失一空,Fusco完全不能理解一个人怎么能在前一秒还看起来冰冷如铁,下一秒就可以看起来那么……无害。


被叫做Finch的眼镜小个子充满忧虑地看了Reese一眼,接着转过身来看着Fusco。昏暗的路灯光线下,Fusco并没有完全地看清这个人的容貌,但是作为一个警察的敏锐感让他觉得他无法在这个小个子身上发现任何危险气息。


“想必您就是Fusco探长。”Finch说,“非常感谢您今晚提供的帮助,可否麻烦您将Cahill小姐送去医院?我们二人的身份实在不足以为外人所知。”


Fusco点点头,接着说道:“好的,我会说是我发现的这孩子,同时我会尽快联系Cahill警官。”


“再次非常感谢您。”Finch真诚的语调让Fusco有那么一瞬间为自己曾恶毒地猜想过前特工肯定是孤身一人而感到惭愧。


Fusco勉强笑了一下,然后抱着怀中的孩子打算离开。当他半转过身的时候,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让他停下脚步开口道:“等一下。”


“什么事,Fusco探长?”Finch问道,接着像是想到什么说道,“如果您是担心这楼里的情况,那么您大可不必担心。这块地盘非常抢手,恐怕五分钟之内就会有人来打扫这里宣布主权了。您不用担心需要撰写额外的事件报告。”


Fusco先是松了口气——老实说他还真的害怕这个,随即想起自己真正想问的话,于是小心翼翼地开口道:“Mr.Finch,对吧?”在收到对方肯定的表情之后,他继续说道,“很抱歉,我只是惊讶Reese竟然不是孤身——”他看着前特工阴沉的表情生生刹住了话语,随即咳嗽了两声换了个方式说道,“呃,我希望你理解我接下来的疑问,所以——你是谁?”


两个几乎是相互支撑着对方的人面对这个问题一起怔了一下,接着同时开口回答。


“他的同伴。”Finch说。


“我的伴侣。”Reese说。


“什么?!”Finch睁大眼睛责备地看了一眼整个挂在自己身上的人,“Mr.Reese!”他小声叫了一声,然后看着Fusco说,“抱歉——”


“你该走了。”Reese打断了Finch的话,“赶快把这个女孩送去医院,再见。”接着他不顾对方的反对,强行转过身去准备离开。小个子只来得及做出一个非常抱歉的表情,就被身边的男人继续当做晾衣架一样挂着几乎是拖行离开。


“Mr.Reese,你不该对Fusco探长那样描述我们的关系,鉴于Fusco探长有妻子——虽然已经离异,但是你的表述会让他产生不适感的!我希望你——”


“Finch,我感觉有点疼……”


“哪里疼?!除了腿上还有别的地方受伤了吗?我这就带你去Tillman医生那里预约一个检查,你还撑得住吗Mr.Reese?还有哪里疼?”


“心口疼……你竟然偏帮Leonel说话。”


“Harold,我饿了,家里准备宵夜了吗?”


“Harold,Bear怎么没带来?我说过你不论去哪里都要带上它,如果我没在你旁边的话——下次一定记得啊。”


“Harold,我想喝咖啡。”


“Harold,我不想今晚一个人睡。”


“Harold,说句话——”


“请闭嘴好吗,John?”


 


Fusco不知道该为自己良好的听力庆幸还是默哀。庆幸于——现在他能确定那个煞神一般的西装男真的不是一个人,并且他身边的那个人看起来竟然还出乎意料地正常。默哀于——他真的一定要听到这种蠢到令人发指的热恋期小情侣一样的聊天吗?


有那么一瞬间,Fusco甚至考虑了自己会不会因此而被某前特工灭口的可能性。


 


 



评论

热度(141)

  1. 落繁星tannin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