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繁星

这里猫猫(〜 ̄▽ ̄)〜颜控猫
国内墙头众多,本命二哥
国外抖森一美唐尼华生李四叔
暗搓搓滴萌锤基EC盾铁与华福麦雷

【EC】The lover of Hestia (ABO 古罗马au)10/13 更新8

最戳人心的是作者的最后一句
Charles is a good person
No, he chose that

沉醉不起:

【10/13】


Emma晚了几天最终还是得到了消息,她策马狂奔了几十里,最终停了下来。Raven追在她的后面。

“你们都知道了?我是不是最后一个才知道?”Emma咬着牙问。

“是的。”Raven走过去从她手里扯下马鞭,指着马血淋淋的臀说:“待会儿骑我的马回去。”

“真不如我现在就回去杀了他。”Emma看着罗马的方向,她深吸一口气回头看着Raven,“你是不是觉得我恶心?”

“还好吧。我没那么保守。”Raven微妙地回答。

“你知道Charles欠我好大的人情。”Emma冷笑道,“这个自以为是的娼妇,当年我就应该喂他吃下毒药。”

“我要是你就不会这样乱说话。”Raven冷眼道。

“他怀着Erik的孩子就嫁给了那个该死的老东西。”Emma终于还是流下了泪水,“我算什么东西?我就是全天下最白痴的alpha!”

“我相信他们一定别有隐情。”Raven劝道,“不然为何偏偏是这个时候。”

“那为什么偏偏是Erik?”Emma失声吼道:“泽维尔早就盘算好了一切!用一个奴隶来代替自己出战,用一个杂种来堵住元老院的嘴,用一个需要名誉的alpha来证明给全罗马看!他Charles Xavier是全天下最龌龊的小人!啊!”

Raven一马鞭打在了Emma的小腿上。两人你来我往地打起来,惊得马匹嘶鸣。

回到营地时Erik正和手下商议突袭之事,看着都挂了彩的两人,Erik只是了然一笑根本就不问发生了什么。

初夏的空中中总是带着一丝令人紧张的气息,也许是万物生长,也许是弱肉强食,Erik说不出来。他的增兵信已经发出来快两个月了,想着Charles读自己信时紧锁眉头的样子,Erik坏心眼地感到开心,他在令他烦躁这种幻想让alpha心情大好。

“他不会派兵来的,要来早来了。”Erik对Raven说,“罗马的战线拉得太长,兵力到处吃紧,皇帝又信不过雇佣军。Charles现在有着筹码和皇帝谈判,没有要到好处他是不会发出命令的。哦,对了,再加上他要结婚,这段时间忙过了再说吧!”

“别装作你不在乎,”Raven看着沙盘上的堡垒,“你渴望胜利,也渴望Charles。”

Erik抚摸着自己的剑,“对,我的女孩。”他讽刺道:“我始终渴望着别人的老婆。”

“你真的觉得Charles会嫁给Shaw吗?我不信。”Raven说,“我了解Charles,他不是那样的人。”

“我的国家曾经有句古话。”Erik干笑起来,“你永远不会知道杜鹃会把蛋下到哪个窝里。用来形容那些利己者和投机者。”

“他选择了你。”Raven感到无力和惆怅。她无法改变任何人的想法,Emma说得对。

“一本万利的选择不是吗?”Erik如同小丑般弯腰鞠躬退出了帐篷。


晚上Erik无法入眠,他决定提劳累的哨兵站岗。他沧桑的脸在篝火照耀下忽明忽暗,裹紧身上的披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中有铁锈味,说不清是人血还是兵器。Raven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Erik看了一眼这个beta,屁股朝旁边挪了一下。从怀里掏出烟草卷好,Raven靠近火焰深吸一口气,咳嗽几声之后舒坦地抽起来。

Erik数了一会儿天上的星星决定回去睡觉。Raven的声音幽幽地从背后响起:“Charles这时候一定带着Ororo在睡觉。”

Erik想起那个皮肤黝黑的小女孩,想起Charles把她抱在怀里两人嘻嘻哈哈笑成一团的样子,不由得胃往下坠,太过美好,令他难受。

“陪我坐一会儿吧。”Raven软弱的样子令Erik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见Erik坐回来,Raven不好意思朝她笑了笑,她说:“今天是Ororo的生日,要是没有打仗,这时候我应该带着她在小花园跳舞。你知道Charles宠她宠得没边了。”

Erik点点头,“Charles把她视为亲生骨肉。”

Raven把头埋在手臂里,她透过余光看着他,“想听听这个女孩的故事吗?”

Erik笑了起来,“想说你就说,我只想睡觉。”

Raven的声音因为吸烟变得低哑,似乎蒙着一层雾。“Charles曾经是一个快乐的青年,我爱他,妈的,我深深地爱着他。他那么灿烂,热烈,就好像雅典娜桂冠上最美丽的星星。他的善良和优雅值得让人歌颂千秋万代,只消和他待上一小会儿你就会被他温暖……”

Erik忍不住打断Raven的话,“我知道他很好,同时他也很好操,没别的事我就去睡了。”

“你听我讲完。”Raven似乎抽泣了一下,“他喜爱学习各种新的知识,他那么聪明,所有的老师都喜欢他。他一直告诉我,他要走,去云游四方,他想要去看看大千世界,看看海的那边山的那边还有着什么。我和他畅想着离开罗马之后的种种,常常兴奋得夜不能寐。”

Erik脑海中出现那个闪着光芒的男孩,他站在山崖上看着扬帆出海的大船,手指着太阳升起的方向。

Raven又吸了一口烟,她的声音里充满着痛苦,“我这一辈子只后悔过两件事,一件是没有完成的约会,一件是带着Charles去集市玩。”

“什么?”Erik看Raven在发抖,取下披风将她裹住。

“Charles曾经那么快乐,是我毁了这一切。”Raven抹了一把脸,她陷在回忆和现实的交锋中头疼欲裂,“那年我们打了胜仗,每个集市都有各种各样的奴隶在贩卖,那些奴隶价格真是低啊,一个金币能买三个男子。奴隶主们大声地吆喝着,买家们看着笼子里赤身裸体的奴隶们评头论足。那些奴隶在他们眼中就是牛羊,甚至连牛羊也不如。”

Erik想起了自己,他压抑地问:“Ororo是Charles从奴隶市场上买回来的?”

“不,除了你,Charles没买过任何一个奴隶。”Raven惨笑着说:“我那天只是心血来潮想要给自己买一条漂亮的裙子,却没想到让Charles见识到了世上最残酷的一面。还记得那些奴隶主是怎么处理死去的奴隶吗?”

Erik当然记得。疾病、恐惧、殴打、长途运输等等,让那些老弱病残的奴隶死去,他们的尸体被堆积在木板车上,运到城郊一把火烧了。野狗们会在埋尸人面前撕扯人肉,死的奴隶那么多,埋尸人根本懒得管。

Raven出神地看着火苗说:“Charles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他气疯了,他恨自己长到20岁才看到世界的另一面,他甚至想要买下全部的奴隶还他们自由,这个疯子。”

“Ororo?”Erik急切地想要知道故事的核心。

“坐好了。”Raven叹息着说:“Ororo的母亲死时还大着肚子,她的尸体被压在许多尸体的下面,Ororo就这样被挤了出来。血淋淋的一坨挂在前进的马车上。Charles,我认识的人里最优雅的Charles,如同疯子一样扑上去撕开自己的白袍将血淋淋的胎儿裹了起来。”

Erik想象着那个画面,目瞪口呆。

Raven仰头将眼中的泪水憋了回去,“Erik,别怪他,你不知道他为了那些苦难的人付出了什么。也许没有人能理解他,包括我也不行。但是相信我,Charles从来就是一个好人。”

Erik沉默下去,他看着火堆,就在Raven以为Erik会继续沉默下去时,Erik扯起嘴角笑起来:“不,他选择成为一个好人。”

My Charles。

皇帝的禁卫军一直守在神庙外,Charles在新婚前必须接受一系列祝福的仪式,这些仪式本来只适用于纯洁的omega,可是皇帝依旧在Shaw的提议下让Charles进入了神庙。当大着肚子无法掩饰的Charles从马车上下来时,皇帝的禁卫军为他指引开路也为他隔开了市民们嘲讽的起哄声。

“皇帝很满意你我的示弱。”Shaw牵着Charles的手走上台阶。

“你也应该很满意我的礼物。”Charles微笑着看着Shaw。

“当然,Emma会喜欢那块封地。她受的委屈可是让我心疼死了。这会儿那个小东西应该正在发火吧。哦,她可是真的爱我。”Shaw停住脚看看围观的市民们,在Charles的鼓励下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肚子,人们发出难以置信的声音。

“相信我,Erik也一样。要是让他知道你亲了我,又亲了他的宝宝。他大概会马上杀了你吧。”Charles张开双臂拥抱着Shaw说道,“别告诉任何人,多少阴谋葬送于口舌之间。”

“那就别让他知道。野兽最好关进笼子里。”Shaw悄声说:“禁卫军会一直守着你。皇帝永远都想不到发生的一切。”

“当然。”Charles义无反顾地走进了那扇黄金大门后。

三天之后大婚在即,也许是处于对于这种不名誉的联姻的顾虑,Shaw并没有将婚礼的举办地设在自己的官邸,而是让手下在城外的平地上搭起了白色凉棚,原本应该举行三天三夜的宴会也在Charles的要求下改为一天,这让许多想要好好玩乐一番的贵族们十分失望,幸好狂欢依旧进行,泽维尔早已将全罗马的好酒都买了来。

“去他妈的Sebastian Shaw!”Emma将训练用的假人砍倒在地。她看着远方,握剑的手抖动得无法控制。Erik走过去从她手里拔下剑,“去休息会儿,”他说:“省下力气去打仗吧。”

“你倒是沉得住气。”Emma一屁股坐在地上,“你就这样看着你的omega带着你的种嫁给别的男人。”

“能不能活下来都不知道,哪里还有心思去想其他的。”Erik拔出匕首轻轻地在下巴上刮着胡子,“前线作战的部队都在大量减员,天气也热起来,怎么说我们也是深入部落腹地作战,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困不死他们,就没法赢得胜利。”

“而且很有可能他们会反过来困死我们。”Emma补充道,“泽维尔给你回信了吗?”

“就这几天吧。”Erik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别抱希望,我不认为他会撤军。”

两人各怀心事地看在训练场上看着不知名的野花随风摇摆。Erik听到Emma细不可闻的声音。

“我爱他。”

转头过去,Emma一脸放空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动过嘴皮子。Erik疑心这是自己的幻听,又或者是自己的心声。

Shaw将Charles带给自己的那份和解书丢进火炉里烧掉了,看着焚化成灰的卷轴,男人击掌让侍从们蜂拥而进为自己更换婚礼礼服。

Charles跪倒在神祗前虔诚地默诵着赞美之词,肚子的胎儿已经成型,偶尔会在他的肚子上蹬出一个小包。Charles会跟着胎儿的动作,用手拍拍肚子,胎儿像是知道他正在和自己游戏一般跟随着Charles的动作在他的肚子里伸手伸脚。

“你的父亲,他会很爱你的。”Charles轻声说道眼中都是柔情,“他会平安回来的,你如同我一般渴望着你的降生,我的孩子,你将是罗马的宠儿。”

身后的大门到来,祭司们抬着沉重的木箱走进来。“时候到了,神圣的泽维尔阁下,请沐浴更衣。”Charles在人们的搀扶下起身,他看着那些镶嵌着宝石的黄金首饰,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来吧,让我们尽快解决它。”

这是一场事先张扬却了无声息的盛大的婚礼。清晨罗马还在沉睡时,神庙的大门便悄悄打开,三十个奴隶拉动着黄金与白木做成的豪华马车缓缓驶过街道,禁卫军跟随其后,刀剑与鲜花并不相配,但是皇帝别无选择。

婚礼当天,部落的哨兵与军团骑兵遭遇,在听到响剑求援之后,Erik迅速带着人马冲了过去。“散开!抓活的!”Erik高声命令道,前几天探路的士兵被部落抓去,他想要抓几个俘虏进行交换。Erik的紫袍在队伍中尤为明显,部落的士兵们一拥而上用长矛刺穿了Erik的坐骑。千钧一发之际Erik踩在马鞍上高高跃起躲过了致命伤,长矛的尖头堪堪从他右脸颊上划过,鲜血染红了他半张脸。

Erik快步上前,用披风一扫将冲向自己的长矛裹住,一个转身将长矛死死别在腰背后,四个士兵与Erik对峙着。Erik大喝一声,挥剑砍断长矛,作用力之下四个士兵被震到在地。Erik拔出腰间的短剑,配合右手的长剑干净利落地解决掉两个,又在第三个扑上来时借力使力让他的剑插进了旁边同袍的胸膛。

将幸存者扼颈压在地上,Erik对着惊魂未定的士兵笑道:“现在,好好陪我玩玩。”

皇帝并不愿意出城为Shaw和Charles主持婚礼,在Shaw的再三请求下皇帝也终于意识到要大着肚子的Charles站在广场上接受祝福,对于Shaw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考虑到两大军团终究退步,皇帝松口将在婚宴现场献上自己的祝贺。泽维尔与地狱火军团被禁卫军挡在了距离现场一公里远的地方,经过一天的折腾,Charles疲惫不堪,巨大的胎儿压迫着他,他的小腿已经浮肿起来,走路也有些气喘吁吁。Shaw拉着他的手走下马车,此时此刻的两人看上去毫无杀伤力。一个怀孕的omega,一个垂垂老矣的alpha。皇帝满意的看着两人缓缓向自己走来,罗马帝国的未来已经掌握在了自己手,皇帝露出志在必得的微笑,从祭司手中取过橄榄枝头冠,皇帝将它戴在了Shaw的头上。“愿你的大地永远丰盛。”他说,接着又将一束月见草放到了Charles的手里,“愿你的清泉绵延不绝。”

Shaw毫不犹豫地亲吻了Charles的嘴唇,台下的贵族们爆发阵阵喝彩声。在这段屈辱的婚姻中,皇帝的威严在一瞬间到达了顶峰。

坐在主宾席上Charles亲手为皇帝斟满美酒,皇帝并没有喝,他看着顺从的Charles低语道:“我知道你并不希望嫁给Sebastian,你现在的选择是明智的,你一直都是一个识时务的人。”

Charles从容地笑了笑,“不,我从来不是一个识时务的人。事实上你又能了解我多少?”

皇帝为这话皱眉,他转头看向Shaw,alpha正兴致勃勃地看着来宾们狂欢。Charles取下绑在手上的黄金护臂将它递给Shaw。皇帝疑惑地看着两人,还来不及起身Shaw突然对着他的脖子划了一下。赶在鲜血喷射太远前,Charles用力地将皇帝压倒在桌台上。用手指在护臂锋利的边缘摸了一下,Shaw皱眉道:“这几天你天天都在神庙磨这个?”“你不知道那些祭司帮了我多大忙。”Charles笑道。“下一步怎么办?”Shaw举起酒杯朝狂欢的人群示意。“结束战争。”Charles摸了一下肚子,“继位者正从海边赶回来,明早就会到。”“那些禁卫军呢?”Shaw起身示意随从将皇帝抬下去,皇帝的血已经流干浸透了厚厚的台布,他看上起就像喝多了酒一样耷拉着脑袋。“反正到时候他们会发现自己已经在两大军团士兵的包围下,明智的人会选择放下武器。”Charles若有所思地敲击着桌台。“我们成功了。”Shaw笑道,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自己的爱人回来。

和意料中不一样,泽维尔和地狱火并没有派来援兵。两军在河谷地带默默对峙,Erik始终觉得这宁静的背后有着巨大的阴谋。Azazel在他的授意下偷偷返回罗马。

“你知道我可以半路截住他,然后以间谍罪干掉他。”Raven站到Erik身边看着正在沿着小路急速前进的Azazel。

“我会赶在你杀掉他之前杀掉你。”Erik从地上扯起一根草茎放进嘴里,“夏天到了,我长跳蚤了。”

“士兵们在等你的命令。”Raven按着怀中Charles给她的匕首,“他们想回家了。”

“没有Charles的命令,我们不能走。”Erik抱着手臂回答道。Raven松了一口气。

罗马来信了,信使将信件放在了Erik的手上,Raven和Emma都紧张地看着他。扣掉火漆,缓缓打开,Erik只看了一眼就将信件捏在了手上。

“怎么样?”Raven着急地问道。Emma也一脸急迫。

“没说什么。你们先出去。”Erik冷着脸命令道。

“写的什么?”Raven还想问,Emma差不多明白Erik看到了什么,她怒气冲冲地掀开帘子走了,Raven只好追上去。

看两人都走了,Erik才小心翼翼地打开信件,这次的信是Charles亲笔写的,只有一句话:

“良辰无良人,私情藏与卿。”

白痴。Erik把信捂在胸口苦笑起来。




【charles选择成为一个好人】这大概是阿沉对教授一往情深的原因。
好啦,剧情走完了,下一章高能预警,那什么肉……
日更的阿沉威武雄壮!

评论

热度(38)

  1. 落繁星沉醉不起 转载了此文字
    最戳人心的是作者的最后一句Charles is a good personNo, he ch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