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繁星

这里猫猫(〜 ̄▽ ̄)〜爬墙猫
国内墙头众多,本命二哥
国外抖森一美唐尼华生李四叔
补档DC中,最近再爬底特律冷圈
LOFTER记录着明晃晃的爬墙史

先生,你听说过安利吗?

寨主夫人泥头七:


送给 @安利好好吃 大大!!

我是你的脑残粉!!

PS我不是卖安利的,文中产品纯属胡诌。

bug很多,好吃大你不要介意^_^不要嫌我文笔渣…然后我还没写完,这两天一定补上!

*
Charles捏紧了他的公文包,手足无措地站在舞池的中央,周围全是裸着或者半裸着的男人们紧贴在一起,跟随着那个曲调诡异的音乐抽筋了似的抖动着他们的身体。昏暗的灯光,震耳的音乐,充斥在空中浓重的雄性荷尔蒙,让Charles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兔子蹦蹦跳跳地掉进了一群发情的野兽的洞穴。

Charles就知道不能听Raven的话,来这个地狱火酒吧推销产品,他在踏进这里的第一步就后悔了,但想想自己那还是鸭蛋的业绩,Charles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走的越深Charles越能体会这里为什么叫“地狱火”了,因为这里真的看起来像地狱,人们不是把手就是把嘴巴搁在另一个男人的裤子里,要么就是抱在一起啃来啃去,Charles看着这些忘情的人们,再低头瞅瞅身上的蓝色西装三件套,咒骂着自己永远不会在适当的场合穿适当的衣服。

他咽了下口水,咬了咬牙,决定开始干活。

*
Erik Lenhsherr是这家地狱火酒吧的常客,如果说地狱火酒吧有条食物链,那么Erik就是那个站在顶端傲视一切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没有其他生物敢靠近他的原因,谁也不想吃拳头不是,Erik第一次来到地狱火喝酒的时候就用他的拳头锤倒了5个敢摸他屁股的男人,用一个恐怖的笑容吓晕了一个可怜的服务生,还额外赠送了两计眼刀给看热闹的顾客。

用进化论的观点来看Erik,他生来就是个猴子,多混点时间就进化成人了,而其他的顾客,嗯,在Erik的眼里通通都是草履虫。

Emma Frost同样也是Erik眼中的“草履虫”,即使她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娘。Emma看见Erik就恨得牙根痒痒,因为他吓走了很多的顾客,但Emma同时又离不开Erik,自从有了他镇守地狱火,这里再也没有打架斗殴,争风吃醋的现象出现。更重要的是,Erik实在是太辣了,他不需要做任何动作,只要随意地往吧台那里一站,就有一波又一波的男人以他为中心地分布着,成了地狱火里有名的一道风景线。

Emma曾经挤眉弄眼地问过Erik,你来这里不泡男人,不跳舞,跟个电线杆子似的杵在吧台那儿干嘛呢?

Erik抽了口烟,Emma着迷地看着这个基佬英俊的侧脸,准备洗耳恭听。

“有个算命的说我会在这儿遇见我未来的男人。”

Emma一脸吃屎的表情呆在那里,Erik又夹起烟,瞥了Emma一眼,继续将手肘搭在吧台上装酷。

“先生。”

有人突然拉了拉Erik的短袖。

小虫砸,想死是吧?!

Erik怒气冲冲地扭头,力道猛的足以让脖子扭着筋,他瞪着眼前这个穿着西装的矮个子,稍稍松开了捏着的拳头,虽然这个男人穿的这么严丝合缝的站在这里有是神经病的嫌疑,但看起来不像是会垂涎他俊脸的男人。

“先生。”矮个子眼睛亮晶晶地凑近了Erik,他的手隐藏在公文包里,然后羞涩地说了一句什么,但周围的音乐震的屋顶都在鼓动,Erik实在没听清旁边的人说的内容。他举起酒杯又喝了一口酒,眯了眼睛继续盯着整个场子,完全无视了身边已经憋的满脸通红的家伙。周围的一些常客也开始幸灾乐祸,毕竟,你得不到的尤物,看到别人也得不到时,还是很有快感的。

*

Charles挫败地垂下了脑袋拖着步子远离了吧台旁边那个看起来挺好相处的男人,他觉得今天晚上来这里就是个错误,除了证明自己真的不适合这一行外,其他什么也说明不了。他低着头默默地往前走着想着,那个吧台男看起来人很善良,很友好,虽然脸上很凶悍,但是眼睛骗不了人,那是一双温柔的眼睛,一双会说“买买买”的眼睛。可是连这样的一个男人他都搞不定,哎。

“嘿,伙计。”一个有着一头金发的男孩挡住了Charles的去路,脸上的表情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神情。

遇到同行了啊,Charles心想。

“要货吗?”

Charles愣了愣,这么直接?不先介绍产品吗?这是我一直卖不出去的原因吗?

“什么货?”Charles下意识地反问,男孩鬼鬼祟祟地凑地离他更近掏出了什么,Charles不自然地后退了一步,他面前的男孩脸色却突然变了,Charles还没来得及说话,男孩已经拨开人群拔腿就向外跑,Charles扭头看到吧台男也迈着他的长腿一路风驰电掣地朝着那个男孩的方向奔去,眼尖的Charles瞥见了吧台男腰间别着的手铐。

于是电光火石之间,Charles明白了这是在干什么。

*

Erik健步如飞地跟在Alex Summer的身后追着,他已经在地狱火蹲守了3个月了,但他没有选择低调地掩藏着。低调从来不是他的风格,也不是他想端掉Shaw的老窝的途径,Emma那个精明的女人旁敲侧击地打听了他许多次,他就任她打听,反正一个字她也问不出来。

今晚Alex的出动是一个不寻常的信号,别看Alex的年纪小,却已经是Shaw的毒品集团中不可或缺的人物,他不可能出来倒卖毒品,这可能是个陷阱,但Erik顾不了那么多了,抓不到Shaw,先抓到Alex也是不错的。

一个身影突然从酒吧后巷的某个角落里蹿了出来,Erik还没看清就听到Alex嗷地大叫了一声,然后捂着头部蹲在了地上,Erik跑得更快,利索的用膝盖顶住Alex的背部将他按到在地上,一把拉出他藏在口袋里的东西,亮出手铐和一口鲨鱼牙说道:

“你有权保持沉默…”

“哇,这可真酷。”旁边的人影出声打断了Erik的慷慨陈词,Alex趴在地上像条缺氧的鱼似的挣扎了一下,Erik这时才看清旁边的原来是刚才在酒吧里的西装男,西装男给了Erik一个“你放心”的微笑,然后迅速地举着手里的东西朝着Alex的脸上又是一顿狂喷。

Alex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Erik保持着拧着Alex手腕的姿势目瞪口呆地看着蹲在他面前的男人,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先生。”西装男圆圆的脸庞瞬间被点亮,他炯炯有神地走了两步鸭子步靠地离Erik更近,Erik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总感觉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即将发生,

“你听说过安利吗?”

西装男将手里一个类似于跳蛋形状的东西伸在了Erik的眼前,Erik努力地集中视线想要看清,除了把自己变成对子眼外别的什么也没看见。

“这是我们公司的最新产品,只要按一下这里。”西装男指了指一个小按钮,“就有烟雾喷出,这个烟雾只是暂时性地刺激他人的眼睛,是居家旅行常走夜路的必备。”

说完充满期待地看着Erik。

Erik还是第一次在执行任务时遇见搞推销的,他利索地将Alex铐结实,然后摸向后腰:

“我有枪。”

黑洞洞的枪口朝着对面的男人晃了一下就打算收回去,Erik只想吓唬吓唬他罢了。

“先生。”西装男眼睛更加发亮地看着Erik,然后又摸向了自己的公文包,“我这里有清洁金属器械的洗洁剂,对枪支也有很好的清洁作用,我看您的枪时常擦拭,有的地方已经有想要生锈的迹象,这时只要用这个。”他抖了抖手中的瓶子,“轻轻一擦,保证恢复如新。”

“是吗?”Erik一听到能够让他的宝贝小枪亮洁如新,竟然真的有一点心动。

Alex哼哼唧唧地又醒了过来,Erik揪着他的头发想把他拎起来,西装男这时又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什么,颤颤巍巍地搁在了Alex的头上,Erik的手旁。

那是一张名片,Erik腾出一只手将它胡乱地塞进口袋,拎着Alex站了起来,旁边的男人想要起身却因为蹲的有些久踉跄了一下,Erik按低Alex的脑袋扭头对他说道:

“和我一起回警局做笔录,你是证人。”

“好的,警官你叫什么名字?”

Erik没有搭理他,他扯着Alex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没有回头地问道:

“真的…能擦干净吗?”

“当然。”那个声音激动了起来,“待会儿我可以给你示范一下!”

“还有我叫Charles!”Charles快步走在了Erik的身旁,他朝着Erik露齿一笑,脸上全是兴奋。

“Erik。”

Charles眨动着眼睛心想,这就是我的第一个客户,他还是个性感到要命的警察!谁说我不适合卖安利!!

诡异的小雨突然下了起来,Charles从包里又摸出一把袖珍雨伞,Erik诧异地看着那不大点儿的雨伞撑开了竟然能罩着他们三个人,他看了看Charles身上的蓝色西装和那个好像永远能变出东西的公文包:

“你是那只日本猫吗?”

“什么?”

“就是那个圆圆胖胖没有手指的日本猫。”

“你说机器猫啊。”Charles笑了起来,酒吧后巷昏暗的灯光下,Erik发现Charles长的不难看,比一般男人要好看些。

“你喜欢机器猫吗?我这里有机器猫外形的沐浴露,很香很好用。”

Erik瞥着Charles的公文包,心想他不会连这个也有吧?

“呆会儿到了警局我拿给你。”

还真有!

Alex扑腾了一下表示着自己的存在,Erik一巴掌呼在他的后脑勺上,把他按地更低,和Charles三个人一起歪歪扭扭地走向了已经到了酒吧门口的警车。

“哇,这警车可真酷!Erik,我这里有车用空气清新剂!!”

Erik将Alex塞进车里大力地关上门后,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有些局促的Charles,拿出钱包:

“你说的,都买了。”

谁让灯光下的Charles看起来很特别呢。

TBC

大大对不起,我还没写完,这两天有点忙,本来写了个青梅竹马的结果我很不满意,结果撸出了一个这么个玩意儿【泪

评论

热度(90)

  1. 落繁星寨主夫人泥头七 转载了此文字
  2.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寨主夫人泥头七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半夜看简直笑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