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繁星

这里猫猫(〜 ̄▽ ̄)〜颜控猫
国内墙头众多,本命二哥
国外抖森一美唐尼华生李四叔
补档DC中
LOFTER里明晃晃的爬墙史ヾノ≧∀≦)o
暗搓搓滴萌锤基EC盾铁与华福麦雷

【EC】Deep Towards the Sun向阳深处 1-2【PWP/原作向】

yuefreya:

Deep towards the Sun


向阳深处






1、


每个人都有美梦和噩梦。




学院又陷入了一阵骚动,现在是凌晨一点,孩子们穿着睡衣站在房门口窸窸窣窣的交换着耳语,最小的那几个手里拎着洋娃娃都靠在房门口揉眼睛。Hank和Raven匆匆走上那条走廊,他们预想那会是Jean,但在走廊上的却不是那个熟悉的身影。




Magneto正一边把地板踩得咯吱咯吱直响一边对学生们说,“回房间睡觉。”当然,不能指望他和教授一样温和,他挥了挥手,指挥着孩子们身上或是房间里的金属物质把他们拖回了自己的床上,然后——砰砰砰——房门关了起来。




Hank和Raven面面相觑了一下,跟了上去。




“不是Jean,”Magento越过了Jean的房间,直接朝着走廊尽头的那间走去。Hank向Jean的房间里看了一眼,她确实不在。




如果不是Jean的话,Hank当然知道那是谁——学院里不会再有第三个心电感应者了。他看了一眼Magneto的后脑勺,扁了扁嘴,完全明白了这个男人心急的原因。




如果这个世界有可以让Magneto感到焦急的事情,恐怕只剩下一个人了。




走廊尽头的那间屋子现在显得尤其安静,门口放着一把穿鞋凳,蓝色的亮光来自月亮,从光滑的墙纸上折射过来,照亮了门口的那块铜棕色的牌子,上面用花体写着——Professor X。Magneto嘴角抽动了一下,他仍然记得许多年前这道门的样子,Charles以前几乎不怎么关门,就让房门敞开着,房间里橙色的昏暗灯光透着一点酒精的微凉沿着黑胡桃木的纹路欢快的溢出,他记得那或许会是雪莉,也有时候会是伏特加,但Charles很少喝伏特加。他知道如果他开始喝酒,说明他的论文看完了,红茶也一滴都不剩。




现在那道门微掩着,Magneto清了清嗓子,有些尴尬于不知道是否应该敲门。




但接着,他听到房间里有些动静,这让他立刻皱起眉头,推门进去。他看到了Jean,那个红发的女孩站在Charles床边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




“怎么回事?”Magneto问道。




女孩子摇了摇头,她把手指贴在额头边上的姿势和Charles当年一模一样。但是Charles的眼睛更柔和,Magneto摇了摇头,接着示意Jean让开。




“我试着读教授,但是不行,他把自己封闭得很死,大概是因为刚刚释放了一阵心电感应的关系,”Jean的声音有些颤抖,或许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她给Magneto让开了一条路,教授的房间很大,床边放着两张扶手椅,另一侧放着他的轮椅。




Magneto嗯了一声,绕开Jean走到了Charles床边。Raven和Hank也走进了房间,Jean看了一眼他们,“我叫不醒他,”她有些自责的说。




“这不是你的错,我想Charles只是暂时出了一些问题,”Hank宽慰道。




Magneto眯起眼睛,他看到了躺在床上的Charles,他太安静了,安静得仿佛刚刚的骚动不是由他而起。这是Magneto再熟悉不过的睡颜,Charles的睫毛颜色很浅,就像是嫩叶上面的绒毛,但他的眼窝却很深,偶尔他出汗,眼皮都会浮现一层亮光。现在他陷在柔软的枕头里,鼻尖的颜色看起来有些苍白,没有微笑,像是某个表情在他脸上凝固的状态。




“Charles,”Magneto轻轻喊了一声他的名字,接着俯下身子在他耳畔又重重的喊了一声,“Charles Xavier!”




Charles仍然一动不动。




“他不是睡着了,是陷入了,某种意识,他自己的,困在里面出不来了。”Jean解释道。




“以前发生过这种事情吗?”




Jean摇头了,Magneto又把眼光挪向Hank,Hank耸肩,“他从前都控制得很好,有一阵子是失控了,但是我的药帮他抑制了这种情况,但相反的,那时候他总是做噩梦,和现在看起来可不太像。”




“你知道美梦会更让人不愿醒来。”Magneto打断了Hank,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浅绿色的眼睛盯着Charles的脸,他拥有一些皱纹了,在眼角,还有均匀呼吸着的嘴唇边上,但这一点也没有影响他的脸,他看起来依然那么年轻,年轻得就宛如曾经的二十年光阴未曾从他身上经过一般。




“Charles,”他再度呼唤着失去意识的人,尽管知道这没什么用,他忍不住覆上了Charles的手,他的指尖冰冷。“如果你可以听到我的话,Charles,我希望你醒来,Charles。”




“这没用,”Raven显得很焦急,“Jean都不能把他拉出来。”




“Charles,”男人仿佛没有听到她在说话,又喊了一遍,他抓紧了Charles的手,抚摸着他手指和手指之间磨出的茧子,那令他陌生,他从前从未摸到过这些。Charles需要长时间掌控轮椅,那或许很辛苦。




如果你需要我,那就呼唤我。




每一次Charles出现,无论他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都在他脑海深处告诉他,回来吧,我的朋友,我可以帮助你。Magneto对这句话印象根深蒂固,他觉得那是一种誓言,只要人把承诺说出口,那誓言就没有期限。




Come back, Charles.




I can help you.




一阵浅蓝色的荧光突然笼罩了他,就像黎明尽头跳跃的阳光,大气层深处层层滤过的炽热的红和热情的黄,剩下的是一种明亮的蓝,蓝色离他是如此之近,让Magneto错觉坠入了Charles的眼睛。




他一直坠进去,他看到了许多东西,但那都转瞬即逝。




他感觉自己忘记了一些什么。




但同时,也记起了一些什么。




他就这样往下掉,像是蛛网包围着他,让他越来越慢,时光渐渐柔和,包围住了他,让他轻柔的掉进了某种东西的最深处。






2、


如果想要藏起什么,就把它放到某个被遗忘的最深处。






他的耳朵里响起了一些飘渺的歌声,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他摇了摇头,歌声就由远及近,还带来了越发明显的节奏。有些怀旧的音乐,最后是鼎沸的人声。




Erik在吧台醒来,他好像是枕在自己的手臂上了,调酒师正把一杯调好的马提尼推到他的门前,绿橄榄插着一枚银针正在酒杯底部滋滋的冒泡。“您要的白马提尼,您真是好酒量,这是第五杯了。”调酒师在喧闹里半调侃半称赞。Erik有些迷糊的端起酒杯,气泡在玻璃杯底部摇摇晃晃的映出了整个酒吧。




酒吧一角热闹非凡,一堆年轻人正围在那里发出尖叫声。他看到了他们中央站在台上的年轻人,卷曲的短棕发,双手捧着一个长长的酒壶。他喝完了最后一口,反过手背擦了擦艳红的嘴唇,在Erik的眼里,爆发出一声胜利的吼声。那让Erik想到非洲丛林里的狮子,小雄狮,第一次捕获自己猎物时候的模样。有人上去拥抱了他,Erik也立刻认出了那人的样子——Mystique。




接着他们两个在那堆年轻人的欢呼声中了下来,他们给胜利者让了一条路,Erik端着酒杯走了过去。




“Charles——”他说。




“哦,你好啊我的朋友,”Charles喝得醉醺醺的,微红色在他薄薄的皮肤上堆起了两坨,但那不会让人忽视他的嘴唇,那实在是太红了,“不要喊我教授,我又不上课。”他咯咯的笑着,蓝色的双眼一片揉碎了的亮光,但他很快又停了下来,“呃,对不起,你没喊我教授?”




“我没有。”Erik耸肩。




“哦,那很好,”Charles又笑起来,这次笑的很彻底,长颈酒壶在他的手指间晃来晃去,他过来搭住了Erik的肩膀,拉着他往一张空桌走去,“我,不喜欢人家喊我教授,那听起来像是某种秃了头的老头子。”他打了个酒嗝,然后在那里挑了张椅子坐下。他的衣领敞开着,一直解开到第三颗纽扣,那件深灰色马甲根本快要包不住他丰盈的身体。




Erik看着他微微湿润的脖子,汗水凝聚成一滴,沿着他锁骨滑进了他的领口,微红的皮肤好像就要把这滴汗吸干一样。他有些口干,突然想起自己手里还有一杯白马提尼。




“你认识我?”Charles眨了眨眼睛。




“什么?”




“你喊我,Charles,”他提醒道,“很少人这样喊我,”他往后倒去,靠在椅背上,诚实的说道。那意味着他没什么朋友。




Erik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Charles就和他隔着一张小小的圆桌,唱片机声音漫过整场跳个不停的年轻喧嚣,他仔细望着Charles的脸,二十四岁的Charles脸上没有一条皱纹。




“你读我的论文吗?”Charles打破了寂静,他用手指挠了挠头发,似乎在期待什么。Erik微微一笑,他被当成他众多学徒中的一个,读过他年轻时候著作的那些文章,然后隔着油墨崇拜着他。




“不,我是说,我读过,我虽然读过,不过我想说的是,”Erik顿了一下,他看着Charles,他仍然微醉,一只手抬起来撑着椅背,另一只则在桌子上敲击桌面,“你很像我的一位朋友。”




“我不会像你的朋友,”Charles笑了,他这种笑是Erik见过的,他们找其他变种人时他经常露出这种笑容,在CIA基地训练他们时,或是其他什么时候,他再熟悉不过这种笑容了。




“还是说,”那种笑容更浓了,他清了清嗓子,脸上的红晕范围正在肉眼可见的扩大,“这是,咳,某种搭讪的方式?”




**




他们在酒吧边上的那条巷子里,那条巷子太深了,深得只有顶上那盏间歇性亮起的路灯给予这里光明。




英国总是在下雨,牛津附近的房子都散发着一股霉味。Charles看起来一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里被一个陌生人操着的模样,他扭捏的端着架子。




“只有我需要脱裤子吗?”他醉醺醺的问道,接着又发出一连串笑声,“你抵到我了,Erik。”




后文戳我




—TBC—

评论

热度(580)